服务电话:133921763

福建私企另类驰名商标之路 通过司法诉讼来实现

发表时间: 2019-08-13

  和以往注重通过行政程序的手法不一样的是,福建众多企业开始通过司法诉讼确认自己的“驰名商标”,这一“另类”途径或许给其他企业带来了某些启迪

  2005年春节期间,福建泉州的企业家们一起泡茶时多了一个流行话题——驰名商标认定。和以往注重通过行政程序实现目的不同的是,越来越多的企业家们更愿意选择通过司法途径认定。

  不完全统计表明,截至2005年2月底,泉州市的企业已经拥有14枚“驰名商标”,占了福建全省的一半多。人们发现,在这14种驰名商标中,其中10枚由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认定,而另外4枚则由当地法院通过司法判决认定。

  这4枚由司法认定的驰名商标分别是“特步”、“虎都”、“柒牌”和“拼牌”四个品牌,认定时间均在2004年。

  当地细心的企业家们注意到,在2004年,通过司法认定的驰名商标数和通过国家工商部门的行政程序认定的数目相等,均为4枚。这和2003年司法认定数为零的状况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一位当地的企业家在分析这种变化时认为,“司法认定相对简便,企业家的法治意识提高,都是造成这一变化的原因。”

  “这种变化所带来的意义不仅在于福建的企业家们可以更多地通过司法诉讼确认自己所属的商标为名牌商标,更重要的是这种方法为全国各地的企业家和法院提了个醒。”这位企业家说。

  2004年12月15日,福州市中级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令被告某涂料公司和福州个体户陈某在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在《中国知识产权报》上刊登致歉声明,向原告柒牌公司赔礼道歉;判决被告自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赔偿原告柒牌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10万元;判决被告陈某在一切商业活动上停止使用“柒”、“QIPAI”、“SEVEN”、“柒牌”的商标标识。

  此前的6月24日,作为当地服装生产商的柒牌公司以商标侵权为由,将当地这家涂料生产商和销售者告上了法庭,要求被告停止侵权赔偿损失。

  在经历了半年的较量后,柒牌公司如愿赢得了一审诉讼,尽管被告就此判决提出了上诉,但当地一位律师认为,如无意外,柒牌公司“多半会最终胜诉”,因为这涉及到“柒牌”的商标驰名性质认定问题。

  按照中国法律的规定,构成商标权侵权,或者是同类别生产或服务商之间的商标纠纷,或者是跨类别生产和服务商侵犯了驰名商标。柒牌公司恰恰是利用了后一个理由发动了这场诉讼并胜诉。

  案情其实很简单,被告生产的油漆使用了“柒牌”商标,而另一被告则销售了这一品牌的油漆。在服装商柒牌公司看来,自己的商标是驰名商标,被告在油漆产品上使用这个商标也同样构成侵权。

  如果柒牌公司最终能胜诉,那么意味着柒牌不仅会在此次诉讼中获得利益赔偿,还通过司法诉讼确认了自己拥有的商标是“驰名商标”。

  作为专业生产服装的企业,柒牌公司成立于1996年8月,经过2000年和2001年的两次变更后,最终定名为“福建柒牌集团有限公司”,其经营范围为生产化纤布、服装、服饰等。而“柒牌”的文字和图案商标则于1989年1月30日由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核准,并于1998年6月转让给柒牌公司。

  此后,“柒牌”商标被续期至2009年1月29日。1999年6月14日,福建柒牌时装有限公司注册了“SEVEN”、“7”的图形商标权,使用的范围是第25类服装、鞋帽、领带、皮带等商品,有效期至2009年6月13日。2000年2月21日,福建柒牌时装集团有限公司取得了“柒”的商标专用权,使用的范围是第25类童装、服装、服饰等商品。

  2001年3月28日,被告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申请由“柒”、“QIPAI”组成的商标。2002年1月28日,商标局依法在《商标初步审定公告》上对使用商品为媒染剂、颜料、印刷油墨、油漆、涂料、油漆稀释剂等的“柒 QIPAI”商标进行公告。同年4月4日,柒牌公司对该商标提出异议并被商标局依法受理,被告申请的“柒 QIPAI”商标至今未获注册。

  作为一家专业生产服装的企业,柒牌公司在全国设有1000多家专卖店,柒牌广告宣传费用累计投入达2亿多元,聘请了李连杰、胡兵等人作为形象代言人,享有很高的知名度。

  但盛名之下,众多的侵权行为让柒牌公司挠头,公司每年都要受到十几起商标侵权案件的困扰,产品侵权更是不胜枚举。

  但是,在这些柒牌公司看来是侵权的行为中,不少企业其实并非服装生产商。只有评上驰名商标,才可以受到法律更大范围的保护,才能打击跨类别的商标侵权行为。从2002年开始,柒牌公司积极准备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申请认定驰名商标。但由于商标法修改,2002年评选暂停。

  2003年6月,柒牌发现驰名商标认定除工商部门外,也可通过司法途径解决,于是决心走司法认定之路。

  司法认定要有案例支撑。经过周密的准备,柒牌公司从数以千计的侵权案例中精心挑选,并耗费心血进行取证。

  律师解释说,如果司法最终认定柒牌属驰名商标,则被告不管是否经营生产服装,都可能被判侵权,反之,两个企业在两个无关的产品领域所谓的商标侵权就站不住脚。

  柒牌公司在法庭举证,试图证明其产品在公众中享有较高的知名度,证据包括中央领导视察柒牌公司图片、柒牌公司荣获各种殊荣的证书图片,以及柒牌公司在全国各地专卖情况。法院认为:柒牌公司主要生产男装及相关配饰,2000年被国家公安部确定为九九式人民警察服装指定生产企业,影响范围遍及全国,为众多男性消费群体所认同。柒牌公司投入巨资,进行大量、持续的品牌宣传,时间长,覆盖范围广,在全国各省、自治区、新一代管家婆彩图2018,直辖市设立有1000多家的专卖店,市场占有率高,相关公众对该商标的知晓程度高。

  事实上,柒牌案子仅仅是福建企业主们通过司法诉讼确认自己的商标是“驰名商标”的案件之一。

  就在2004年4月,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认定,泉州石狮拼牌公司“拼PIN”牌商标为驰名商标。2002年3月,石狮拼牌公司与福建另一家服装厂签订了《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约定该服装厂不得任意改变“拼PIN”牌注册商标的文字、图形或其组合,不得超过许可的商品范围使用或给第三方使用。2002年4月起,拼牌公司认为这家服装厂有违约的行为,于是起诉到法院。

  2004年10月,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泉州三兴公司“特步”商标为驰名商标。此前,厦门个体户蔡某抢注了“步鞋业的中文域名。

  2004年12月26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也认定,泉州虎都服饰有限公司拥有的注册商标“虎都hudu”、注册商标“TIGERCAPITAL及图”两个商标为驰名商标。此前,惠安县某服饰制衣厂申请登记英文域名“”及中文域名“都牌,申请网络实名“虎都牌”。

  在经过有效的司法判决之后,上述数家企业的商标就被赋予了“驰名商标”的司法效力,不仅被告不能继续侵权,而且可能是“一劳永逸”,被认定的驰名商标从此受到特别保护。

  按照法律规定,驰名商标的保护范围比一般商标要大。认定为驰名商标,不仅可以打击跨类别的商标侵权行为,而且对使用驰名商标注册企业名称、互联网域名等特殊侵权行为也可追究责任。它甚至可以保护未在中国注册的国外驰名商标不受侵犯,同样,外国也保护未在其本国注册的中国驰名商标。

  福建是我国鞋、服品牌大省,尤其在品牌之都晋江,近年来已经遭遇上千起来自境外的恶意商标抢注以及网络域名等商标侵权。从这点上看,驰名商标的国际性跨类别保护“特权”益显重要。

  在特步、柒牌被司法认定为驰名商标后,晋江企业热情高涨,目前准备申诉认定的有十几家企业。而在国内另一鞋服聚集区温州,2004年“红蜻蜓”和“奥康”皮鞋商标也首度通过司法认定为驰名商标。

  事实上,从2003年开始,全国司法认驰的步伐明显加快,其中不乏很多耳熟能详的品牌,如立邦、舒肤佳、国美、劲酒、宗申等。

  通过行政途径认定有三种类型:一是在商标使用环节,当事人认为他人在不相同或不类似但相关商品上使用与自己相同或近似的商标的,可经设区市以上工商局立案调查,将案件材料逐级报送商标局案件指导处请求制止侵权,并推荐认定为驰名商标;二是当事人认为他人经商标局初步审定并公告的商标侵权的,可直接向商标局异议处提出异议并申请认定为驰名商标;三是当事人认为他人已注册的商标有恶意侵犯当事人权益的,可直接向国家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争议裁定并申请认定为驰名商标。

  而法院认定驰名商标的具体规定主要体现在最高法院颁布的两个司法解释中:一是2001年7月24日起施行的《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域名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法院审理域名纠纷案件,根据当事人的请求以及案件的具体情况,可以对涉及的注册商标是否驰名依法作出认定。”二是2002年10月16日起施行的《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法院在审理商标纠纷案件中,根据当事人的请求和案件的具体情况,可以对涉及的注册商标是否驰名依法作出认定。”

  福建泉州一位企业老板说,他们通过行政程序申请驰名商标足足用了3年时间。回忆起申请历程,这位老总非常感慨:“3年时间里,我是飞北京的航班的老顾客。”

  相对行政程序而言,司法认定比较简便。法律规定司法的审限是六个月,一般是在半年至一年内能完成相关工作。更重要的是,全国有那么多中级以上法院,在当地法院请求认定驰名商标,比去北京申请,光差旅费就会省去一大笔。

  福建泉州“劲霸”服装的驰名商标就是由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来认定的,2004年,泉州当地一家企业抢注了“劲霸”商标,“劲霸”就此向泉州当地工商部门申请商标保护,再由泉州工商局层层上报到国家工商总局。

  尽管“劲霸”服装取得了成功,但福建许多企业主表示,今年如果条件合适,就走司法渠道认定驰名商标。

  一个例子是,目前还在诉讼期间的“金莱克”域名之争,商家就把官司打在家门口。一名个体工商户在网上注册了“金莱克体育用品.cn”的域名,位于晋江的福建金莱克体育用品有限公司为此就诉至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确认“金莱克及其图形”商标为驰名商标。

  一些专家认为,通过司法诉讼认定驰名商标,只要是法院的生效判决,就是驰名商标。按照我国目前签署的一些国际协定,驰名商标的保护是国际性的,也就是中国法院生效判决认定的驰名商标可以在其他国家法院得以援用。

  但也有人表示担忧:司法诉讼的效果这么好,再加上各地纷纷出台重奖驰名商标所有者的措施,这会不会引发大规模的“司法认定潮”?

  “主要是担心驰名商标的公信力下降。不是说法院系统不权威、判决不公正,而是现实中法官在认定驰名商标的范围就与商标局的认定范围不太一样。”该人士私下说,“比如域名争议,企业如果有争议按理可通过处理域名争议的办法来解决,工商局不会接受此类案件的驰名商标认定申请;企业名称的争议,也可以通过企业名称登记办法来解决,工商局也不会接受此类案件的驰名商标认定申请。而法院目前掌握的标准就比较宽,从已做出的判决来看,域名争议引发的商标认定占相当大的比重。福建就是一半的比例。”

  此外,许多市场人士也在担心提起驰名商标认定的企业会不会有“设局”的行为,就是说一家企业授意他人或者以他人名义在网络上登记与自己商标名相同的域名,然后,“自己告自己”,到法院去要求驰名商标认定。“这不是省钱又省力吗?而且还可以选择离自己住所地较近的法院起诉。”该人士做此假设。

  泉州法院欧晓红法官对此表示了否认,她说,“从审判实践来说,我们很担心这种事,所以这一方面的审查比较严。如果有此类情形发生,我们会按伪证处理。”

  福建至理律师事务所蒋方斌律师说,从制度设计来看,让法院来认定“驰名商标”本身没什么问题,是国际通行做法。企业“设局”的情况在国外也有,即使在国内的行政认定程序中也会出现,只是程度和“设局”的难易不同。商标局或法院认定的“驰名商标”应具有同质性,否则“驰名商标”的含金量不同,就有可能出现公信力下降的问题,因此要求评判“驰名商标”的标准是一致的。他建议,最高人民法院应出台一个操作性更强的司法解释。